美對英國石油公司裁決敲響油氣勘探警鐘

NAI Editing's 的頭像

按照美國法官最壞情況下的裁決,英國石油公司最終要為2010年墨西哥灣漏油事故承擔超過500億美元的成本,多年的利潤將付之東流,同時也凸顯隨著油氣行業向深水和冰封的北極等更危險的地區推進,鑽探風險增加。

法院裁決,英國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漏油事故中犯有重大過失,有可能置其於財務窘境。事實上整個行業勘測油氣資源都變得越來越昂貴和危險,埃克森美孚和皇家荷蘭殼牌也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來向投資者證明在產量下滑的情況下企業也能持續發展。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環境科學系名譽教授Edward Overton表示,生產商在全球尋找石油和天然氣,裁決意味著這些企業要為其錯誤承擔責任,即便這些錯誤在勘探工作異常複雜的情況下是不可避免的。雖然法官還沒有最終裁決決定額外罰金的關鍵因素——具體洩漏了多少原油,但洩漏的數百萬桶原油傷害了野生生物並汙染了數百英里的海灘和沿海濕地是不爭的事實。500億美元罰金敲響警鐘,不僅是向英國石油公司也是向整個行業,放緩前進的步伐,做好安全工作。

由於資源有限,企業別無選擇,不得不積極的勘探那些大型的新發現。埃克森、英國石油公司、殼牌、雪佛龍和道達爾在過去10年實現的利潤超過1萬億美元,幾乎全部都投資在尋找新的油藏和氣藏上。

彭博社收集的數據顯示,2004年以來,這五家公司資本支出增加了三倍,而合計產量減少了140萬桶/天。

隨著企業在深水和更危險的地區進行鑽探,問題逐漸浮出水面。上周,殼牌提交在阿拉斯加州北極地區鑽探的計劃,而2012年曾有一艘船隻在此擱淺。Freeport-McMoRan Copper & Gold Inc.運營的墨西哥灣超深海神(Davy Jones)井位列最昂貴的鑽井名單,但還沒生產出運營商吹噓的萬億級立方英尺的天然氣。

休斯頓大學能源經濟學家Ed Hirs表示,深水鑽探和北極海域航行的複雜性意味著未來更多的事故是不可避免的。人們可能會說這一災難不會再發生,但災難可能是以不同的形式發生。

美國地區法官Carl Barbier認為英國石油公司勘探對這起造成11人死亡以及從德克薩斯州到佛羅裡達州的海灘污染的事故犯有重大過失。迄今為止,英國石油公司已經花費了280億美元,還將面臨另外多達180億美元的政府罰金和罰款。雖然法官並不認為共同被告人Transocean和Halliburton犯有重大過失,但要共同承擔責任。海上鑽井風險很高,有可能導致環境災難,而這將超過短期經濟利益。

2011年美國恢復深水鑽探,英國石油公司和其同行回到墨西哥灣地區希望利用更大的壓力向更深海域進軍。美國能源資訊署數據顯示,5月墨西哥灣石油產量增至130萬桶/天,創下2011年最高水準。

對於法官裁決,英國石油公司自然是強烈的反對並將立即提出申訴。英國石油公司在聲明中表示,法官所作出的“在事故中犯有嚴重過失和Macondo鑽井活動構成故意不當行為”的裁決是不受審判證據支持的。

週四,英國石油公司在倫敦下跌5.9%至455便士,跌幅為四年多來最高。Halliburton和Transocean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分別下跌1.5%和0.8%至66.55美元和37.76美元。

聖路易士Edward Jones分析師Brian Youngberg表示,裁決雖然可能要拖上幾年,但這為最壞情況打開窗口。法律的不確定性和俄羅斯局勢動盪為英國石油公司經營蒙上厚厚的陰影。該公司是俄羅斯最大的外國投資者,而當前普京及其盟友正面臨有可能更嚴重的制裁。

英國石油公司可能要陷入長達10年之久的法律糾紛,包括墨西哥灣五大州的索賠和沒有納入92億美元和解金額中的私人組織。上訴可能會延長最終結果。埃克森美孚在1989年阿拉斯加州伐耳迪茲溢油事故20年後才支付最後一筆懲罰性賠款。

英國石油公司曾經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石油公司之一,現在面臨多年的不確定性,將令其股價持續承壓。即時上,漏油事故後其股價表現就落後于同行。

現在公佈的裁決確定了最終污染罰金的範圍,經過始于明年1月的新奧爾良審判後才會決定具體金額。若Barbier認同政府所做的洩漏420萬桶原油評估,最終罰金將是180億美元。若Barbier認同英國石油公司所做的洩漏245萬桶原油評估,罰金將是105億美元。

作為運營商,英國石油公司可能要在漏油事故中承擔比分析師預期的更大的責任。

英文來源:彭博社